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中東’ Category

麥加鐵路的補充資料

1) 鐵路採用了高架橋,地軌設計,而非吊軌,這點需要更正。

2) 為了趕工,整個工程傭用了40000個中國工人,四萬個!

3) 從Al Jazerra 的報導來看,整體上,回教國家對工程的評價不差。當然,國內官媒的評價就更好了。

Al Jazerra 的報導

中鐵建的官方報導 (短片),火車背境就是百萬帳蓬城了

 

廣告

Read Full Post »

在伊朗,我們吃得最多的好野,是Pizza

伊朗街頭有不少Pizza和熱狗快餐店,Pizza很便宜,六毫至個半美元一個,又飽肚又好吃,再加一瓶冰涷啤酒,三個壯男觥籌交錯,所費不過7/8美元,消暑兼解渴,真是一流享受!

這啤酒非比尋常,完全不含酒精,專為回教徒度身訂造,主要產自荷蘭和伊朗。原味的麥香更勝麥茶,果味則像 Jolly Shandy。由於夠解渴,所以我們幾乎每日都要喝一、兩瓶。

老實說,今次實在沒有特意找伊朗菜吃,不過還是吃過兩家較好的伊朗菜。一家在Shiraz, 由一個古老Bathhouse 改建,是座活文物,且有現場樂隊演奏,氣氛一流。雖然波斯音樂並不十分悅耳,但食物和環境都好,物有所值。

我們點了LP推介的 Dizi, 原來是羊肉豆湯燴,湯用來浸烤餅吃,像西安的泡饃,羊肉和豆則搗成醬,用來夾烤餅吃,味道頗佳。再來一客炸牛肉薯條,拌著炸的乾菌絲味十分惹味,牛肉亦不 老。最後是烤肉飯,肉沒烤焦但依然難吃。加上自助沙津,一共是四道菜,埋單計數一共23霍梅尼,足足是一晚的酒店錢,不可謂不貴矣!

但這還未算,全程最貴的,也是我目前為止買得最貴的食物,是頂級Beluga 魚子醬:一盒 50g, 夠我食150Pizza有餘! 不過後來到Citysuper看,才知俄羅斯產的同級魚子醬在香港要賣到4倍價錢,才確認自己買得便宜。

最好的東西,我選擇和家人分享:頂級魚子醬,加上凱兄從西班牙買的黑火腿,和意大利的黑松露菌,和三哥的廚藝,吃得十分盡興!

為了隆重奇事,我還特意在網上搜尋正宗的吃法:即以薯仔壂底,再拌 Creme Fraiche (一種淡味的 Creme)來吃。 這樣,可以托出魚子醬的鮮味。頂級魚子醬果然與別不同,吃起來帶有極鮮的海鮮味 (有點像蟹),而不像一般魚子醬般帶咸味。 人一世物一世,總算是見識過了。

買這盒魚子醬算是破戒,違背了自己一向嚴守的環保原則,因為野生鱘龍魚已是瀕危動物,殺一條少一條,因此Beluga 魚子醬也將成絕響。

美食與環保,我選擇了前者。雖謹以試味為限,但仍是破戒,記得小時候我因為貪吃而跌斷手,現在又因貪吃而破戒,美食果然是我的死穴! (三之三,完)

02:00 發表於 Travel | 永久網址 | 留言 (2) | Email this | Tags: 魚子醬 Pizza Dizi

留言

你說pizza令我想起在歐洲的年頭… pizza, kebab…


發表人: Vincent Lau | 西元20061111


看來英國都係冇啖好食的地方!

發表人: Metabolism | 西元20061111


Read Full Post »

候賽因之死

伊拉克前總統侯賽因被判死刑,雖然他已表示上訴,但推翻原判的機會甚微。如無意外,他將在幾星期後處決,結束其傳奇一生。侯賽因之死,令我想通了一些事情。

) 民族/宗教衝突古已有之,舉世皆然,今日的中東亦不見得比以往的歐洲、中國複雜,可是天下間除了非洲以外,只有中東幾千年來依然混亂,可見阿拉伯人並未從 歷史汲取教訓。侯賽因死後,伊拉克群龍無首,政府不再強勢,一個以武力高壓維繫的國家已陷分裂邊緣。而斬件後的伊拉克,幾可肯定無法恢復八十年代的光輝 了!*

) 反觀中國,經歷幾千年的朝代更替後,已深明合則強、分則弱的道理,文革後,共產党以穩定壓倒一切為治國中心思想,算是走對了路,這套思想,值得向 中東諸國推廣。當然,這需要中東人改變自己的國格" — 衝突和排他性,而這肯定不是三幾十年內可以做到的事。在此前提下,中東和平只能是空中樓閣。

) 美國二次出兵伊拉克,不獨向世人展示了其天下無敵的軍備,更說明了金毛獅王永遠打不過成崑的道理可是,自行研製軍備成本更高而勝算更低,只有大國的財力可堪負擔。因此,弱國要徹底保衛國土免襲,購入射中無仇報的核武已成必要!這正是被美國視為敵 人的國家不惜一切代價生產或購入核武的底因。無法購入核武的國家,便需與其他核武國結盟自保。中國的國際政治影響力將加速提升。

) 侯賽因因美國之助而得勢,又因與美國翻臉而死亡。中東諸國會否因此與美國明合暗反還是變得更緊密?這值得觀察。

*伊朗革命後,美國影響力被逐出伊朗,所以改為所以特意扶伊拉克一把,向其兜售武器以打擊伊朗,並提供每年約10億美元的各樣補貼(主要是農產品)(2)。有了美國的扶助,伊拉克建立了阿拉伯國家中(除了以色列外)最強的軍隊,國民教育水平亦最高(1),發展一日千里,侯賽因亦成了一方強豪。

Reference:

1) http://www.weachina.com/html/01871.htm
2) Islam and the West, Amin Saikal, 2003

22:12 發表於 政經分析 | 永久網址 | 留言 (6) | Email this

留言

en, i think, politically, the chinese have much more wisdom.

isn’t it strange? those have energy should have power, but that doesn’ t hold in the middle east, they are much manipulated by the west.

發表人: daniel | 西元20061109


有關第二點,有本書叫「萬古江河」的有解釋,作者許倬雲,佢從地理因素解釋中國愛融合,中東愛打的情況,中東是沙漠地方,令人覺得唔係你死就係我亡,令到他 們信的宗教(回教和天主教都一樣),強調對立,神與魔鬼,排他性強: 單一個神。大概係甘,我諗你都聽過,如果係地理因素,就可以解釋到為什麼中東「學唔精」。
daniel: 你在自己的blog就甘有心機去寫,在別的blog就不是,chinese have more wisdom?這個講法有點兒自我中心。
指教指教。

發表人: h. | 西元20061109

h 哥:唔出奇,資源短缺一向係戰爭的主要導火線。不過呢,我好耐冇睇書,你講果本書我未聽過(但江河文化呢個慨念我就聽過),遲D搵時間睇。你幾時整番個 blog 等我多一度地方學下野呢?

中國人的政治智慧,未必是 superior, 但肯定是高手,陳水扁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只能拜服!

發表人: Metabolism | 西元20061110

1) 其實中東地區在中古時期也曾經有過一段統一的時期, 如欲分析為何今天的中東會弄得如斯田地, 可以用那段時期作一對比. 如沒有記錯, sunnishi’a兩派早在中古初期就已成形, 並因為正統繼承權而大動干戈, 相互推倒對方所成立的皇朝. 何惜敝人印象模糊, 有需要溫故知新;

2) 雖說核彈射中無仇報“, 不過首先要射中, 看看北韓的大浦洞二型還有就是美國的地理位置, 你沒有icbm又或者強大海軍於近岸作對地打擊, “無仇報仍只是夢. 又或者你會想起中國或俄羅斯, 不過與其大家都無仇報, 不如大家繼續搵錢, game theory 是不是?

3) 明合暗反其實美國對沙烏地阿拉伯早已有介心, 不知是林行止還是誰說過, 美國其實想以伊拉克取代沙地的位置, 只不過現在變成的似是越南多些.


發表人: Vincent Lau | 西元20061111


經過在中東的一年生活,我的感覺是:

中東地區是以宗教(穆斯林)治國,信不信由你,一個單身女子在中東地區(或至少我曾生活的中東地區杜拜)較在歐美、中國內地或香港更安全

中東地區的法律是以可蘭經為本,宗教的力量較法律的力量更強

我自己覺得中東地區的一般人民的精神生活較歐美或中國/香港人更豐盛

中東地區的人民不是以國為本,而以宗教為本

發表人: Paul Fung | 西元20061112

Paul 兄一言驚醒夢中人,我想,政教合一應該是中東衝突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吧。之所以這樣說,因為我想起佛教和印度教分支更多,但就從來沒有聽過佛教教派之間有甚麼大型武力衝突。

如果宗教不能帶來權力,阿拉伯之間的戰事又從何打起?

我對宗教的攝獵甚少,不知天主教/基督教當年的衝突到底是怎樣解決?

Vincent, 我都覺得是明合暗反,尤其美國政府的毒辣外交已舉世皆知,相信大部份國家都會有戒心。

發表人: Metabolism | 西元20061115

Read Full Post »

伊朗食事 (II)

去伊朗,3-9月太熱,11-2月太冷,10月天氣適中,卻正好是回教徒的齋月(Ramazan),正式無啖好食,奈何!

何解無啖好食?齋月期間從天光到天黑,回教徒在公眾地方要滴水不沾,亦不能進食,小童、孕婦和長途車旅客則豁免。我們是遊客亦不用守齋,但餐館要下午5時 半後才陸續開門,搵食有難度,午餐只能隨便吃,亦要偷偷摸摸。到六點,教徒開始祈禱,然後便開餐,是為開齋" (Breakfast)

在伊朗開過兩次齋,一次在德黑蘭大學,一次在Ardehal, 兩餐都風味十足,吃得滿意。

伊朗人正式開齋前要吃大量甜吃,不外是用蜜棗、以及用大量糖和麵粉做成的小點心。

吃過點心,先上一道以大麥、豆和少量肉敖的湯,接著是烤餅,拌以大量香菜、檸檬葉、韭菜、甜菜和芝士吃,頗有豪風。再來是主食試過燴羊肉和燴雞,有汁有肉,調味亦算足,可以拌飯吃,平心而論,味道還可以。

德大的一餐完全是意外收獲。事緣當日探訪德大一位教授,一席閒談後已近黃昏,他便邀請我們參加大學開齋宴。

聚餐地點點很 Decent, 有點港大陸佑堂的感覺,整個大堂和偏廳都坐滿人,全部是德大的教授,個個衣冠楚楚,連侍應都衣著光鮮,對比街外的食店,真有天壤之別。女仕則在別廳用餐,完全和男仕隔離,這大慨又是霍梅尼時代矯旺過正之舉措。

食物固然是好,但氣氛更好與一群伊朗的精英一起吃飯,感覺難以形容。我們幾個中國人混在其中,雖有點怪異,他們亦毫不見外,反而對中國/香港的興趣十足,不住拉著我們問問題,可惜我們不會波斯語,溝通只限於簡單的慨念,否則一定大有所獲。

伊朗人有扶助弱勢社群的傳統,清真寺都有開齋食品(主要是烤餅)免費供應。之後到Ardehal 趕看洗地氈節,當地亦為來自各方的善信提供免費的開齋飯,我也佔了個便宜,經導遊*帶領下到了一家小屋的花園吃其免費大餐,以天為被,地為蓆,冷風拌熱飯,別有風味。

講到吃,老友韋得比較精警,有時間,到這裏看看吧。

Read Full Post »

伊朗之衣食住行 (II)

伊朗 的住宿不 算便宜,同級的住宿大慨比大陸還要貴 — 在德黑蘭,一家沒有廁所的簡陃房子,要15元美金,有廁所的,要22-25美元,不過三個人分擔,一人不過7-8美元,已是個人Budget 的下限,所以一般不超過25美元的房間,我都懶得殺價 — 我兩位同伴老平和維他則以殺價為樂,過幾天發覺得益不大,也就不大殺價了。

離 開德黑蘭,住宿的性價比大增。九月份,正是裏海的旅遊淡季,房租極度便宜。裏海濱的Ramsar, 一家環境優美的Cottage House (有花園、廚房、大廳,一人一房),亦不過 15美元,雖然無甚麼好玩,但勝在夠舒服,但論氣氛則遠不及 Yazd 的傳統民居酒店Kohan:房間裝的是彩色玻璃,早上陽光照進來,彩斑遍地,窗外是一個大花園,對面房還住了兩位波斯少女,美人美景以外,還送早餐 — 煎雙蛋和麵飽無限供應,伊朗的雞大慨是傳統方法飼養,其蛋味亦鮮濃,加上全程"無啖好食",所以一吃便"打孖上",痛快!如此好店,亦不過25美元一晚, 十分抵住。 (後來聽說人氣更盛,氣氛更好的 silk road 民居酒店,亦不過26元,早餐是N種食物的自助餐,不過無福消受了)

我 到現在還搞不清楚Kohan酒店的正確位置,Yazd古城內所有街道都差不多,全是泥牆,亦無路牌,只有靠極少的店鋪和清真寺的高塔定位, 找旅館的感覺就像玩 RPG一樣(還是沒有 Auto-mapping那種) 。記得第一晚到Yazd,的士司機亦花了近半小時,邊開車邊問人,才找到酒店,之後在古城兩天,我還迷過路,花了一小時,才找到要去的地方,這還是自助旅 行以來首次。

離開Yazd以後,住宿環境每況愈下,在Kerman跌至谷底,雖然夠平(7美元一房),但去廁所、沖涼房都要穿過樓下的停 車場 — 要知道在伊朗不能當眾穿短褲,而我的兩條長褲都已染滿汗水,真是萬分不便。平心而論,房間雖然破舊但還不算髒,不過,一下子由漂亮的傳統大屋搬進這裏,不 免黯然!

除了旅館,每次旅行,總有幾晚坐通宵巴士或火車,一來可省時間,二來可節省金錢,今次亦不例外:我們在火車和巴士上過了三個晚 上。伊朗的巴士火車都十分乾 淨企理,火車的車廂更有門鎖,不怕閒雜人騷擾,可安心睡覺。坐車最大的好處,是可以和當地人吹水,我們亦幸運地碰到幾位有意思的當地人,不過這是後話了。

Read Full Post »

伊朗食事(I)

只要是人,多少會有點先入為主的偏見。所以打從我在伊朗吃過第一餐飯後,對伊朗菜就只能夠一個慨念:難吃。

第一日到達德黑蘭,我和韋得夜探Bazaar 後,便走回頭路搵食,從Bazaar 到旅館大半個小時的路,只有零星幾家快餐店(即是賣烤肉和熱狗的地方),但我們就是不吃,一心想循LP指南找一家地道的店子吃伊朗菜。結果?兩個人在同一 條街打了兩個圈,問了不下十個人,找了接近個半鐘,才找到店鋪所在原來又是一家快餐店入口竟然是是橫卷中的一條毫不起眼的地道!

店內沒有英文餐牌,唯有見甚麼點甚麼。看到雪櫃有各式的肉串(一串有一尺長),估計是串燒,便隨手點了三樣,再叫了一個沙津,加起來好像要7張霍梅尼( 7.7元美金),等了半句鐘,店員遞上三大盒的食物,我們才知中招" — 原來烤肉是跟飯的,三串烤肉便是三盒飯,再加三塊烤餅,兩個大漢也吃不完。

此飯不是尋常物,乃地道的伊朗種稻米,特點是無飯味兼且毫無粘性。這也罷了,但飯是白飯,不像香港的碟頭飯般有汁,只有一小塊牛油拌著來吃,這個牛油撈飯,便是麵餅外最常吃到的主食,強項是夠清無色、無味、無汁

烤肉亦極清淡完全吃不出任何調味料的味道而且烤得兩面都變成炭,又硬又乾唯一有點水份的,是兩件烤蕃茄,表皮已烤至焦黑,100% overdone

還有麵餅可能擺了數天罷,模上去乾如柴皮,十分考牙力,加上過了一日十分口乾,吃不了半塊餅便放棄了。

美食當前,我和韋得亦無可奈何,輾轉吃了三餐之還剩下1大盒,最終於二日後棄於荒野,罪過!

當時心想,經過一日的辛勞和乾渴,換來的竟然是這樣一份極品晚餐,如何不能死心呢?自此,對伊朗食物的壞印象從此不滅,其後我們吃過幾次烤肉串,但不論高檔低檔皆不好吃,和去過伊朗的友人談起,大家一致認為伊朗無啖好食,可見這亦非我個人偏見也。

伊朗真是無啖好食嗎?亦不盡然,但總體上瑜不蓋瑕,不次談。


留言

i like interesting eating expericence.

發表人: daniel | 西元20061101


有冇supermarket之類的店舖?

發表人: Vincent Lau | 西元20061105


伊朗有不少士多/中型雜貨店,貨種還可以。超級市場印象中只見過一間。

發表人: Metabolism | 西元20061105


DANIEL写旅途食事,你也写伊朗食事,不错的题材。

發表人: flying | 西元20061107


飛,等你番黎飯局,一定好過伊朗餐。

發表人: metabolism | 西元20061108

Read Full Post »

沒想過到今天才重開麥博,回來個多星期,要忙的事頗多,單是整理照片,就用了一個星期,好不容易弄到一點空閒時間,家裏的飾櫃又爆發霉患,昨天洗了一個晚上,只清理了1/3,真是慘無人道!

十四天的伊朗旅程,玩得十分盡興,一來當地人實在十分熱情、二來地方夠神秘、三來旅友們都是老友,十分Enjoy。

伊 朗的生活指數頗低,二星期的旅程,用不到400元美金 — 因為旅行的兩大開支,即長途交通和住宿都便宜。伊朗政府大幅補貼汽油(油價約8毫港紙一升),所以交通費極度便宜 — 一程10小時的長途巴士,坐的是Volvo新車,亦不過50港元,一程從南到北的飛機,不用40美元,不過,出發我的伊朗朋友警告我不要座內陸機,說不大 安全云云,我也就沒有坐。

可能是少見外國人吧,就連在長途車上,都會有人找你聊天。我去的時候是回教的齋月,從日出到日落都不能吃喝– 太陽一下山,回教徒便在車上祈禱,準備開餐。不過,其實回教亦有這樣一個規定,說旅客不受齋戒所限,所以在車上仍堅持"準時開餐"的一眾算是較保守的回教 徒了。若果和保守的回教徒同車,我們吃東西亦會閃縮點,無謂要人得個睇字啦。

的士肯定是最貴的交通工具了,而當中又以德黑蘭最貴,一程的士一般要20000元伊幣 (一萬叫一"霍梅尼,兌’1.1美元左右),不過車費三個人分,就一點不算貴了,故此,在旅途的中後段幾乎每程都是的士,無他,節省時間嘛。

說 到最過癮的,還數市區巴士和地鐵。在伊朗,"男女授授不親"有明文規定,並有風化警察執行,因此巴士後截和地鐵頭尾兩卡都只供女性使用,禁止男性進入- -即使男性區域企滿,亦不能越過雷池半步,反而女性可到男性區域去坐,但一個女人坐在整車男人中,感覺一定十分奇怪罷。有時候,一家大細亦會分開坐,其實 不大人道。在德黑蘭機場,男女亦要分開過關檢查,真是去得太盡。如此政策,難以得民心,早晚要廢掉。

又,本來想到德黑蘭的地鐵站影一張乘客等車的照片,奈何沒時間亦沒有 Guts,拍不了。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