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文字遊戲’ Category

人心不古,其文也敗。看內地今天的中文,又長又臭,已瀕崩潰邊緣。且看:

————————————————————————–

論房價

一次性交三十年房租,乃典型政策性失調,地方執行力度不足的典型性現像。目前,買樓成為全國有錢人的集體性行為,一般被認為有強大的資產增強性功能。

窮人無法置業,對於不斷飉升的樓價,惟有集體性冷淡,等待政府的政策性傾斜,將一次性交費用,從三十年房租降至二、二萬。屆時,領導們立馬洗清集體性無能之罪,而群眾最低限度會有一次性興奮。

 

 

Read Full Post »

Helper’s dilemma

朋友急事求救,我想到兩個方案。

方案一,可解燃眉之急,但會強化了問題的根源。

方案二,同樣可解燃眉之急,但很難實行,但我覺得觸得到問題的根源,處理得好好會成為朋友一生的大轉機。但眼前則要他面對自己,會令他極度痛苦,坦白說換轉是我,都不一定做到。

方案一,朋友會多謝我,關係趨好

方案二,朋友會say thanks, 但佢更可能記得,你一手推佢去面對眼前痛苦的感覺和無情,關係會趨差,也會影響Common friends 對你行評價,令部份人遠離你。

如果真的要幫,你會怎揀?

可惜我不姓諸葛,想不出折衷的第三方案,我希望,下次可以處理得更成熟。

Read Full Post »

廣東話講"鬼",一般是貶義,(衰鬼除外!?!!),用途很多:

一) 作隻鬼名出黎,當成是某種人的典型: (現在多數跟日本,叫 XX男或XX女)

1) 懾青鬼  – 即攝石人
2) 吊靴鬼  – 死纏爛打
3) 大头鬼

二) 鬼不是人間物,所以引伸為"非常",如:

1) 鬼火咁靚
2) 鬼咁xx   ( 好像鬼咁非常xx)

二.一) 純綷助語詞, (同廣東粗口用法相近)

1) 麻鬼煩  (麻煩)
2) 哂鬼氣  (浪費心機)
3) 把鬼!

三) 代詞,與"誰"同:

1) 嚇鬼(咩)! (能嚇唬誰?)
2) 搵鬼信   (找誰信?)
3) 鬼睬你 (誰理你?)
4) 鬼叫你/我/他 xxx

四) 作為靈異象的解釋:

1) 鬼剃頭
2) 比鬼"擇" (壓)

五) 形容精神狀態

1) 撞鬼(你咩!) –
2) 比鬼迷 –
3) 鬼拍後尾枕 (唔講果句都講埋,招認)
4) 人細鬼大

七) 反差 (多與神一起用,作反角)

1) 人老精、鬼老靈
2) 神又係你,鬼又係你
3) 疑神疑鬼
4) 神憎鬼厭

八) 形容凄厲,古怪的聲音

1) 鬼食泥 – 呻吟聲
2) 鬼"揀2″頸  ( 尖聲像鬼)
3) 鬼剎咁o曹  ( 好像鬼般o曹吵)
九) 其他
1) 鬼劃符  —   形容字寫得超亂
2) 鬼五馬六  — 亂
3) 呃鬼食豆腐
4) 老友鬼鬼
5) 盏鬼
6) 衰鬼…  (男女打情罵肖的妮稱)
7) 鬼佬

Reference:

煎魚博:談廣東話中的「鬼」

百度貼吧:用广东话讲一句带“鬼”字嘅话〔大家嚟补充〕

 

Read Full Post »

油詩四首

不知算不算真油詩,沒相干,想到便寫,寫了便算。

——————————————————————–

<<無敵>>

天下無敵舉世無,

以一敵百便風騷;

臨崖望見萬丈淵,

方知和氣是王道。

<<是>>

是的,非不了 //   士的,飛不了

非的,是不了 //    飛的,死不了

<<最>>

最者,極也,

物極,反也。

<<寂>>

寂莫是被動

孤獨是幻覺

本來非無敵,

何以有獨孤?

Read Full Post »

一雞二味食三餐

四條友捱到五更

扭盡六壬

七情上面

等得八方好友送飯來

即刻餓’狗’搶屎,十分狼狽

Read Full Post »

簡體字有何不好?

最近,全國政協委員潘慶林發起,要恢復繁體字,原因有三:一是簡體字太粗糙,不科學二是電腦普及令繁體字的學習變得容易,三是有利二岸統 — 台灣目前正申請要將正體字申列世界文化遺產,所謂"名不正言不順",簡體字會受到壓力。

簡體字有何不好?老麥覺得主要是異字合一,造成語意混亂:如后和後皆變成后、鬆和松均變為松,醜和丑皆為丑,學簡體字的人看古典經藉會有困難,不利文化傳承。

異字歸一的問題,有很多方法解決,老麥覺得最可行的,是將一些明顯不同意思的字拆開,用回繁體字或另創新字,其餘原封不動 — 這樣,已習簡體字的人不用重頭學起,老外學中文也不會變難,語意混亂沒有了,古文譯做簡體也不會錯了意思。古文的問題解決了,其實其他都不是問題,只是心結矣。

其實要後興繁體字,不用搞甚麼硬性規定,只要廢除"禁止用繁體字"的暗令,要用繁體字的自然會用,社會會選擇適合自己的文字,民間可學繁體字,也方便三地人民交流,何樂而不為?

其實化繁為簡,乃人之天性,要硬性恢復繁體,是唯反人性,要逼也逼不來。 像這樣的爭論,相信老祖宗們應該都討論過,然而,漢字還是不停演變,從象形變成篆書再變楷書,再到簡體字。今天,就算在繁體字通行的香港和台灣,網上溝通 還加上大量符號、火星文、英語,為甚麼?方便也。

有此前題,即使政策開放,簡體字還是會成為主流,而繁體字則會用於"裝飾場合",並在文化圈中繼續傳承。

很多人覺得簡體字不好,只是從外觀去看問題,我也覺得簡體字很。但想真一點,簡體字比繁體字實用太多,老麥寫筆記,也用簡體–以手投票的話,我是投給簡體字了。

Read Full Post »

語言不需純種

一雞兩味乎合老麥的人生態度,在量子的博客留了這麼一段說話,略為加減作記錄:

語言本來就互相影響,一是新鮮,外來的慨念(如的士、的確涼),二是強文化外延性影響:廣東文化強,自然流入國語;內地強大了,廣東話自然混有普通話,道理十分顯淺。所以嚴格來說,只要有文化交流,天下不可能有純正的語言!

“上癮,過癮,埋單(內地誤譯買單),你過來"先" (你先過來),"囉"" 都是廣東話,國人甘而講之。

像我有時也說反差,落差,到位,也說得過癮。

心理學的實驗證明,一般人會覺得語言能力強的人特別有才能,所以,一個人能用一種純正語言去表述己見(尤其演講時),可以讓人刮目相看。

但在現實世界,語言只是溝通的工具,有時候加一些外來語,會更易明白,方便溝通。追求語言的純正,並不現實。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