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Culture’ Category

考古難

細個曾經發夢做考古學家,大個左,睇得古蹟多左,就諗通左一樣野,就是考古很多都不可信!

點解呢? 因為考古多是靠硬件去推敲一個地方的文化歷史。如果有文字互相對照的話還比較準確,否則只是瞎子模象。 因為做一作器物的Intention 係無法準確知道的。

就算有圖畫,你亦唔知佢地係抽象定係真。

即係如果今天d人死哂,冇哂文字,冇哂建築物,只係得番一個抽象畫Gallery。

一堆外星人黎到,挖左個抽象畫gallery,可以imply 到乜野呢?  係咪代表"幻覺"就是地球文化的象徵?

如果考古唔可信的, 咁歷史也不能盡信, 因為文字可以作假的,這是第二點。

還有第三點,是個問題: 神話有冇可能是真?  你諗下,一條村傳十幾代的事蹟,可能後代都不信了,到底何謂真實呢?

就算立了文字,也會有文字本身的局限,還有理解文字的局限[語文的演進令原意佚失]

所以,真作假時假亦真….真假難分

Read Full Post »

出門兩個月回來,香港的負面新聞鋪天蓋地,頗叫人喘不過氣。誰知竟有娛樂新聞上到頭版:韓國歌手PSY打入英美流行榜第一位?Youtube點擊率3億幾次?全球爭相改編?嘩,不得了!

第一時間去Youtbube 睇 Ganam Style,第一次睇覺得好騎呢[主角好似谷德昭],第二次開始就停唔到,首歌節奏好上腦[典型Disco Beat],d舞步又幾過癮[其實唔係咁易跳,好多人offbeat],一口氣看了四、五個版本, Loop 左近30次,先捨得熄機,老實講,我都幾鐘意首歌!

Kpop 打進世界殿堂,意義重大,因為連文化頂峰期的日本,都做唔到。

今日無論係去東南亞、定係南美洲[如秘魯],都可以找到韓國流行歌的影跡,其文化滲透力之強,在亞洲只有日本的動漫畫,和香港的功夫片可以比美,但韓曲不如日本漫畫和功夫片獨特和難以復制,為甚麼會如此流行呢?

我想,應該同韓國的Disco文化有關。他們的流行曲就和英、美的Style 走得很近,容易獲得外國人認同,碰巧新興國家又是抄足西方的娛樂,日本的流行曲文化又早已沒落,韓曲正好乘這個東風,加上互聯網可以無國界地發行,終於造就了Ganam Style 橫掃全球的神話。

韓國真係唔講得笑,一家三星,打底哂d外國同日本的大Brand; 踢世界盃,踢到世界第四。五千萬人的國家,造出這樣的成績,確實有值得值鏡的地方。

反觀中國,在國際流行文化上就無甚影響力。今日我們講中國文化,還是老祖宗的東西,創意是中國的死穴,但一日中國的制度和政治控制不改,都無法釋放創意。可見的將來,中國都只能做二流國家。

在大吹特吹中國模式之餘,總要保持頭腦清醒,研究人家韓國模式怎麼做得這麼出色罷。

 

呢首Live氣氛真係超好!

Read Full Post »

朋友的助學Beer party上星期認識了一個印度少年,18歲,高中畢業後,去一家service outsourcing 公司"打工",月薪100元,幾個月學懂竅門就自己搞,專做美國生意,幫人做document consolidation(不是聽得太清楚).  經Internet 接單、交貨,年紀輕輕已是10人公司的老闆。

生意興旺,但自己就放假環遊世界,又去香港又意大利瑞士,香港就住重慶大廈,歐洲唔知住邊,節目?上 social web 看到甚麼,都會去看。[當日的節目就是從網上看到的],去歐洲,找當地朋友玩,都是 facebook 找來的 buddies,遊山玩水,不亦樂乎!

我估計他本身家境不差,但有此志氣者魄力者,香港少見。 別的不說,香港大部份人旅遊是去觀光購物,他則名正言順要了解世界各地的人如何生活,講得出做得到,已經很難!

跟他聊天,感慨頗多:

1) 讀得書少的 street smart,在發展中國家的空間極大。生於互聯網世代,是為天時,工人,地租平,是為地利,夠膽獨行天下,懂英語,是為人和。

2) 看看印度,看看中國,香港人的墨守成規,已到了"玩死自己"的地步。社會風氣,父母教化,朋輩影響,無不如是。我們的下一代,在世界互連的時空,夠其他國家競爭嗎?

3) 經過了十幾年的高速增長,互聯網今天仍然極速地改變世界,at unprecedented pace.

其實我真係好想見一見,香港真正實幹那班90後…

Read Full Post »

織田信長 [轉載]

麥按:

從來沒玩過KOEI 的"信長之野望"戰棋,覺得距離太遠,很難投入。沒想到自己會讀起他的歷史來。

織田和我偶像是川銀藏都不喝酒,吾道不孤!

——————————————————————————–

http://tw.myblog.yahoo.com/jason80122/article?mid=188

 

脾氣暴躁 永祿12(1569)年,葡萄牙傳教士佛洛伊斯晉見織田信長(Oda Nobunaga, 1534~1582)之後,寫信向耶穌會報告說: 「這尾張(現愛知縣)的國王年紀約37歲,個子高而瘦,髮髻上的頭髮稀少,好武藝,脾氣暴躁。他充滿正義感,時而表現出慈悲的一面。他的態度傲慢,極為注重名譽,經常隱藏自己的決斷,巧於運用戰術,不服從規律,也很少聽從部下的進言。別人對他抱持一種異樣的敬畏,他不喝酒,輕視全日本的王侯,他與王侯說話時,採取俯視的態度,彷彿對待屬下一般。」我們從織田信長的畫像可以看出,他臉部修長白晰,彷彿是京都的公卿貴族,算是一個美男子。但是他那暴躁的脾氣可以說是與天俱來的。織田信長在襁褓時,由於經常咬傷奶媽的乳頭,因此頻頻更換奶媽。

喜好奇裝異服 織田信長喜歡新奇的事物,輕視傳統的禮儀,完全不將宗教與迷信放在眼裡。他父親信秀去世時,信長用草繩綁著加長刀柄的大刀與短刀,頭髮不整,也沒穿上正式的褲裙,他走到靈前,抓一大把抹香,隨便一撒就離開。在他父親去世的前二年,也就是織田信長與妻濃姬結婚不久,信長與岳父齋藤道三(Saitou Dousan, 1494~1556)約好在尾張富田的正德寺見面。齋藤道三原本是賣油的商人,在「下剋上」的亂世中靠他的謀略成為美濃(現岐阜縣)的霸主,因此有美濃的毒蛇之稱,他與北條早雲(Houjou Souun, 1432~1486)都被稱為是亂世的梟雄。正式見面前,由於齋田道三聽說他的女婿是個「窩囊廢」,所以繞小路去偷看他女婿信長的長相。一看到信長,齋田嚇得瞠目結舌。只見信長的頭髮用稻草綁著,浴衣的袖子褪了下來,露著半邊肩膀,下半身則是穿著虎皮與豹皮作成的短褲裙。他的長短兩刀用草繩捆綁著,腰間吊著許多葫蘆與打火道具的袋子。齋藤道三感嘆地說:「果然是個窩囊廢。」然而信長並不是一味追求流行或奇裝異服,他頗懂得「形象作戰」的重要性。他與齋藤道三正式見面的時候,不知何時,他已將髮髻梳得服服貼貼,穿著褐色的長褲裙,並配戴一把優美的小刀。齋藤道三再次出乎預料之外,他不得不由衷佩服信長那種能屈能伸,超乎常人的胸襟。當時,信長的隨從一千人也表現出他具高瞻遠矚的眼光。其中的500人攜帶著當時無人使用的加長型長槍,這是因為信長瞭解將來的戰爭將由個人的戰鬥轉成集體的戰鬥,所以就率先使用有利於集體戰鬥的長槍。另外500人則是弓箭隊與鐵砲隊。當時,西方的鐵砲(火槍)才剛漂流登陸日本約6年,信長就已經向近江(滋賀縣)國友村大量訂購。當齋藤道三見到這新型武將織田信長時,信長才16歲。難怪齋藤道三見面之後,對自己的心腹大臣說:「將來我的孩子會牽著馬匹,臣服於信長。」

霸主的誕生 織田信長是織田信秀之子,天文3(1534)年誕生於尾張(Owari,現愛知縣)那古屋(Nagoya名古屋)城,幼名吉法師。父親信秀原本是織田家的旁支,為了對抗鄰國的強敵,傑出的信秀乃受到重用。信秀去世時(1551年),他已經統治了尾張的三分之二地區,但是尾張的織田一族尚未完全平服,因此織田信長繼承父業後的第一項任務就是整合整個尾張勢力。這同族相殘的戰爭當然是冷酷無情而殘忍的。織田信長首先於1555年攻打本家織田敏定的養子織田廣信,並令他切腹自殺。信長遷進清洲城之後,接著,他又謀殺曾經與他聯合作戰的伯父織田信光,只因為信光勢力坐大。最後終於輪到他最大的障礙──他的弟弟信行。織田信行在各種方面都與信長相對照,儀容整潔,彬彬有禮,是個人人稱讚的優等生,因此受到家臣與母親的厚愛。然而信行於1556年叛亂,翌年(1557年)被信長命令切腹自殺。信行死後,織田信長已經成為名符其實的尾張的統治者。

桶狹間的奇襲戰 在成為尾張的統治者之後,使織田信長登上日本戰國群雄舞臺的戰役就是桶狹間(Okehazama,現愛知縣豐明市榮町)之戰。永祿3(1560)年,總兵力只有三、四千的織田信長,在距離桶狹間2公里的田樂狹間發動奇襲,大破總兵力二萬五千的今川義元(Imagawa Yoshimoto)大軍。 面對兵力相差將近十倍的大軍,除了奇襲戰別無他法。由於兵力懸殊,織田的家臣當中,有人主張,不如暫時投降今川義元,也有人主張困守清洲城,採取防衛戰。但是信長獨排眾議,孤注一擲。雖然這是豪賭,但是他的心中當然也有某些勝算。因為今川軍遠離根據地,相反的,織田軍熟悉該地的地理環境,也比較易於收集情報。織田信長是個重視情報的武將。據《甲陽軍鑑》記載,今川義元派遣一個間諜名叫戶部新左衛門,令他去尾張蒐集情報。信長決定除掉新左衛門,因此命令書記官花一年的時間模仿左衛門的筆跡,然後偽造左衛門暗通織田的信件,輾轉送到今川義元的手中。義元以為新左衛門真的背叛了他,於是砍掉了新左衛門的首級。換言之,信長不但架構自己的情報網,同時也擾亂敵人的情報機構。當信長得知今川軍正駐紮於不容易移動的田樂狹間時,他立刻判斷,這正是發動奇襲的最佳時機。《信長公記》記載:在桶狹間之戰的前一天,也就是五月十八日,信長不舉行軍事會議,在閒聊之後,當天晚上即令家臣回家睡覺。但是十九日天還未亮時,他突然決定出兵。他先舞一曲以平敦盛為主角的日本舞,曲中有一段歌詞是:「人生五十年,與天地長久相較,如夢又似幻;一度得生者,豈有不滅者乎?」他跳完舞後,令部下吹號角,並準備盔甲。織田信長出兵前擲下兩枚銅板卜卦,結果兩枚都是正面朝上,是個勝卦,軍心為之大振。其實,信長早在銅板動了手腳,不管如何擲,一定是正面朝上。今川義元的領地在駿府(現靜岡縣),他算是一個相當熱心經營領地的戰國大名。可是他犯了與平家武士同樣的毛病,亦即喜好公卿貴族風雅的生活。當時的武將因為常戴盔甲,頭髮會掉落,因此乾脆將額頭一帶的頭髮剃掉。可是今川義元不剃額頭,留著與公卿一樣的長髮,室內焚燒沈香,牙齒也塗上黑色的鐵漿。出征的時候,據說還施以薄妝,因此被勇猛的三河武士嘲笑是「女武士」。今川義元吃完中飯,躺著聽侍童唱幾曲歌謠。此時附近的神官與僧侶都來預祝征戰勝利。義元仰望天空,只見烏雲密佈。沒多久,天空即下起傾盆大雨來。今川義元毫無戒心,他不知道織田信長的軍隊正利用大雨的掩護,急速爬上丘陵。等到雨一停,出現一抹晴空,丘陵上突然出現一大群人馬往下衝,今川軍還摸不著情況時,已經血肉橫飛,兵慌馬亂。織田軍瞄準紅色的轎子衝去,因為他們的間諜已經報告說今川義元搭乘紅色的轎子。一下子,今川義元的首級就被砍了下來,享年四十二歲。

婚姻外交 桶狹間之戰後,織田信長一舉成名。他為了達到前進京都的目標,開始發揮他的外交手腕。首先,他與德川家康結盟。在桶狹間之戰時,德川家康還在今川家當人質,今川義元一死,德川家康立刻返回三河老家,並於翌年表示願與信長和睦相處。1562(永祿5)年正月,織田信長的女兒嫁給德川家康的兒子竹千代(後來的信康),兩人締結同盟。德川家康與織田信長的盟約,直到信長去世為止,長達二十年以上,完全沒有違約。在戰國時代,這是個特例,由此可見,德川家康是多麼敬畏織田信長!另一方面,為了避免與強敵武田信玄對陣而耗損國力,信長經常派遣使者送珍貴的禮物給武田信玄。1565(永祿8)年,信長將養女嫁給武田勝賴當妻子,並於兩年後向武田信玄提議,讓織田信忠(信長的嫡子)迎娶信玄的女兒,信玄也答應此事。信長的通婚外交不僅於此,他又將自己的妹妹,當時出名的美女阿市(Oichi,1548~1582)嫁給近江(現滋賀縣)的淺井長政(Asai Nagamasa)。等到準備周全之後,信長開始征討他的妻家──美濃的齋藤氏。1567年,信長攻下美濃稻葉山城,流放齋藤龍興,自己則將居城遷進稻葉山城,並將山下的城市改名為岐阜。翌年,信長迎接將軍足利義輝的弟弟足利義昭(Ashikaga Yoshiaki)上京,使他受封為將軍,同時並修建皇居。信長進入京都時,要求軍隊嚴守規律。據傳教士佛洛伊斯的記載:「一士兵掀起一婦人的頭蓋,想要一窺該婦人的容貌,此情形被信長目擊,信長當場即將該士兵處死。」此時,信長廢除了國與國之間的關所,同時掌握了京都大阪一帶的商業中心與交通要衝,因為他體認到這些工商業與貿易會比他的領國經營還來得重要。然而藉信長的力量而成為將軍的足利義昭,卻想扶持其他的武將與織田信長相抗衡,信長一怒之下返回岐阜。正親町(Oogimachi)天皇為此事感到憂心,立刻派遣使者去安撫信長。信長得到天皇的撫慰之後,即要求足利義昭要發通知給諸國時,必得信長的同意,同時,並提出「天下之事既已委任給信長,信長不待上意即可處理事物」的條件。這次的權力鬥爭,織田信長可謂得到完全的勝利。

火燒比叡山與長篠之戰 在京都大阪一帶,除了將軍以外,比叡山的僧侶、石山的本願寺、當地的陰謀家、土豪等,對信長而言,都是難纏的對手,特別是將軍與本願寺都笑裡藏刀,口蜜腹劍,這種在背後扯後腿的勢力最讓信長感到困擾,而且後來武田軍也加入的反織田陣營當中。當信長欲出兵攻打朝倉(Asakura)氏時,他原以為與他締結姻親的淺井氏會袖手旁觀,沒想到淺井氏極為重視與朝倉氏長久的結盟關係,執意與朝倉氏聯手防禦織田的勢力。此時織田信長陷入了大包圍網中,他妹妹阿市也夾在兄長與夫家的戰鬥之中,其痛苦可想而知。 1570(元龜元)年,織田信長得到德川家康的幫助,於近江姊川大破朝倉、淺井的聯合軍隊,史稱姊川之戰(Anegawa no Tatakai)。然而此戰役並沒有給朝倉與淺井致命的一擊,兩人逃到佛教聖地比叡山(Hieizan)去。比叡山擁有自己的領地,同時又擁有軍隊(僧兵),在京都一帶算是不小的勢力。翌年,信長決定向這宗教權威挑戰,他放火燒掉比叡山的所有建築物,不但殺死寺院的人員,連無辜的民眾也慘遭殺害。火燒比叡山後,反信長戰線的氣焰更加猛烈。然而,此時發生一件大事──1573年4月武田信玄去世。雖然武田信玄臨死前吩咐要將他死亡消息守密三年,但是沒幾天上杉謙信已經得知消息,消息靈通的織田信長想必也已獲得這個情報。相反的,足利義昭到了五月底還不知道這消息。七月三日足利義昭舉兵反抗,七月十八日在信長的包圍下,只得交出二歲的幼兒當人質投降。如此,室町幕府於焉滅亡。 1575年5月的長篠(Nagashino)之戰,更將織田信長推向戰國群雄的霸主。有常勝軍之稱的武田騎兵,在織田軍的鐵砲(火槍)隊之前被徹底打敗。當時鐵砲的射程只有80~90公尺,而且裝填子彈的時間要很長,在發射第一發子彈至第二發子彈之間,往往抵不上騎兵快速的攻擊。為了彌補這個缺點,織田信長佈置三層柵欄,並在柵欄之後準備三千支鐵砲分成三隊輪流攻擊。由於過分信賴傳統的戰術,武田軍成了砲灰。 1576年信長命令在京都附近的交通要衝安土(Azuchi)地方建造城堡,這城堡的最高指標就是天守(Tenshu,古名為「天主」)閣(指揮台兼武器庫)。當時的傳教士描繪說:「這天守不僅是日本最大的城堡,也比我們歐洲的塔還輝煌壯麗。天守總共有七層(外面是五層,裡面是七層),每層都塗上不同的顏色。有的是用黑色的生漆塗上窗子,與白色的牆壁相互輝映。有的是紅色的,有的是青色的,最上層全部塗成金色。」安土城的石頭地基高約二十二公尺,上面聳立著三十二公尺高的建築物。這天守閣的第六層呈現八角形的外觀,白色牆壁,柱子塗上朱漆。最上層內外都貼上金箔,採用特別厚重的瓦片,有一部份瓦片還燒烤上金箔。天守閣裡面裝飾著當時最著名的畫家狩野永德的紙門屏風畫,最上層畫的是三皇五帝、孔門十哲等與儒家有關的人物。不幸的是,這安土城在本能寺之變時付之一炬。

內心的黑暗面 從室町幕府滅亡(1573年)之後,到本能寺之變(Honnouji no Hen,1582年)織田信長去世為止,除了長篠之戰外,織田信長主要的勝戰有1574年的平定伊勢長島的一向一揆(信仰一向宗的武裝民眾)、1580年的與本願寺談和、1582年消滅武田勝賴。在他最後的幾年,織田信長偶而出現的慈悲心銷聲匿跡,內在的殘酷性與虐待狂的一面完全暴露無遺。耶穌會傳教士西門阿爾梅達的書信說:「織田信長一揮手,示意家臣離開大廳時,彷彿全世界都崩潰了,或如野牛突然衝過來一般,不管大廳擠得再多人,一瞬間全部退出。」有人認為,他晚年那扭曲、歇斯底里的性格與一向一揆的戰爭有關。那些信仰一向宗的信徒,不管老弱婦孺,嘴裡高喊著:「南無阿彌陀佛」,在槍林彈雨中往前衝,前仆後繼,彷彿是一場永遠作不完的惡夢般,這與從前以戰國武將為對手的戰爭完全不同。 1579年叛將荒木村重脫困逃走後,信長對那些毫無抵抗力的男女都處以殘酷的極刑。佛洛伊斯的《日本史》中描述:「他首先將120名地位較高的女人綁在十字將上刺死,第二次的處刑是對完全無罪的人處以殘酷的屠殺,其殘暴前所未聞。第三次處刑更加恐怖,毫無人道。他將514名民眾分別關在四間平房,其中有180人是婦女。他收集大量的木材,放火將他們活活燒死。那些男女發出悽慘恐懼的喊叫聲。」織田信長那信賞必罰的嚴厲方針與暴躁的脾氣,終於帶給他意想不到的結局。1582(天正10)年6月2日拂曉,織田信長的部下明智光秀(Akechi Mitsuhide)率領一萬三千名的近衛師團叛變,直攻住宿在京都本能寺的織田信長。織田信長的身邊僅帶一百多人,可以說毫無招架之力。織田信長知道大勢已去,只好關在房間裡自殺,享年49歲。在結束生命前,他把最心愛的茶器放在身邊,放火將之燒毀,連同他的身體髮膚在火焰中化為灰燼。織田信長的一生,正如同他最喜歡的歌謠:「人生五十年,與天地長久相較,如夢又似幻;一度得生者,豈有不滅者乎?」

織田信長的時代 歐洲在進入近代時期,曾與宗教勢力激烈的鬥爭。日本的寺院擁有廣大的莊園,織田信長在施行土地測量之後,將多出來的土地與予沒收。寺院如果反抗,他即將其莊園全部沒收,賜給他的部下。這種作法正如同英國的亨利八世一樣。他與信仰一向宗的農民鬥爭,也可比擬為德國的農民戰爭。兩者同樣在慘烈的戰爭後,逐漸走向中央集權國家。換言之,織田信長的對手除了戰國武將之外,他還要阻止「本願寺法王共和國」、「一向宗信徒共和國」、「農民共和國」的誕生。在長篠之戰時,他發明三段式攻擊法,將鐵砲的威力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建造安土城的天守閣也是前所未有的創意。他是個理性主義者,也是個走在時代尖端的人物。1580年,也就是他去世前二年,傳教士歐岡蒂諾拿著地球儀,向他說明地球是圓的。織田信長當場就說:「很有道理!」傳教士佛洛伊斯說:「信長聚集全國的神像與佛像,他的目的並不是要崇拜這些偶像,而是要這些神佛崇拜他。他認為自己就是神,在他上面沒有創造萬物的神。」信長也反對往生極樂的說法,他強調現世利益,認為帶給人們財富、健康、長壽才是最重要的。在本能寺之變的前夕,信長還打算修改曆法。前面說過,頒佈曆法是中國皇帝的特權,代表皇帝是時間的統治者。日本天皇也學到這個制度,由陰陽寮來製作曆法。到了戰國時代,除了代表正統的京曆之外,各地也有不同的曆法。信長想要自己製作曆法的決心,也就是表示他才是日本的真正統治者。他廢除關所,讓各國通行無阻。他並依照道路的重要性統一路寬,並種植松樹與柳樹當作路樹。1577年6月,織田信長在安土山的山腳設立「城下町」(城堡周圍的都市)。在這「城下町」的所有商業行為皆免稅,所以稱為「樂市」(Rakuichi)。中世以來,有所謂的「德政令」,也就是免付債務的規定,債款往往在一夕間解除。信長規定,在「樂市」內的商人不受德政令的約束,也就是說,向別人借錢一定要還。織田信長的「樂市令」保障了商人的商業行為。「樂市」廢除中世以來的獨佔、寡佔商業行為,並免除商人的稅金。信長的用人,也是無視於家世與血統,完全是以能力主義提拔人才。但是信長的人性觀有很大的缺陷,他忽視了人的感情與心靈面。他的實力主義固然可以解釋成只注重實力而不住重家世出身,但反過來說,即使過去有功勞,一旦能力低落,或是犯了錯誤,那麼就會被打入冷宮。明智光秀的叛變,其原因固然眾說紛紜,但是追根究底,其最直接的導火線即是明智光秀逐漸受到織田信長冷落。織田信長死後,他的天下統一事業先後由豐臣秀吉與德川家康繼承。信長的理性主義與實力主義可以說是近代世界的象徵,可是德川家康卻又將日本帶回封建制度的世界。另一方面,信長對海外的關心與對外國文明的積極的攝取態度,也被德川時代的鎖國政策取消。從這點而言,信長可以說是早出生了三百年。 來自http://www.cc.nctu.edu.tw/~ylyang/history/a3m1.htm

信長的盔甲

評論:

看完織田信長後,我發覺他真的很像活在日本的「曹操」,都是靠自己的力量爬上高峰,卻又在要到達事業頂峰時而過世,同樣愛惜人才,不論身分地位只論能力,例如:曹操接納差點殺了他的張遼,並納為自己的部將;織田信長將原來擁護弟弟信行的家臣柴田勝家納為部將。再看看織田信長和豐臣秀吉的差異,織田信長擅長用武力迫使他人屈服,一但武力的威脅消失了,他人往往又起來反叛,此可從歷史上看到織田信長的部下往往叛服無常,反觀豐臣秀吉他盡量使用懷柔政策,減少敵人,使他人誠心歸順,便是他最後統一日本的關鍵。

織田信長性情剛烈、勇猛擅戰、做事果斷,從許多偉人的故事裡我暸解到做事果斷的重要,做事果斷才不會使機會跑掉,以朝倉家的朝倉義景來說,當初織田的聯軍包圍越前手筒山城,朝倉義景本身性格多疑,大軍壓迫,還在猶豫要不要出兵,等到他派出援兵時,手筒山城早在織田信長的手中了。果斷的決定事情,把握機會就是成功的條件之一!比爾蓋茲曾說過:「即使將我渾身衣服剝光,一個子兒也不剩的扔在沙漠,但只要有一之商隊經過,我又可以成為億萬富翁」這就是抓住機會,最自信的說法。信長在戰鬥時的準備一定將情報收集的非常完整,像跟金川義元打仗時,信長不但將他的形蹤掌握的暸若指掌,還擅長欺騙他,使敵人的情報錯誤,再加上一些運氣,才得以在桶狹間之役大破金川軍,從此名揚天下,前往天下布武的道路。信長的勝利在於他戰前的準備!俗語說:「凡是豫則立,不豫則廢。」我們做時前千萬不要盲目去做,需要先思考過一番再行動,畢竟有準備總比沒準備來的好。信長解決問題和洞燭先機的能力也是一流的,日本早年就見識到洋槍的威力,但卻被傳統武將棄之不用,因為洋槍裝填的數度太慢,裝填的空隙可能早已命上黃泉,但信長完全克服了此項缺點,他將他的三千槍隊分成三輪,第一輪的槍手先射擊,再換第二輪,第一輪的槍手就可乘著空隙裝填彈藥,等到第三輪槍手射完,第一輪又可補充上來,形成一個循環體系,此項計策就連甲斐武田家最自豪的騎兵都招架不住,被打的節節敗退,在長篠之役大勝。我們就該具備此種解決問題的能力!一個人如果想逃避一件事,他可以找到十種藉口,但他只要下定決心,他可以找到一百種方法!

我們遇到困難只要堅持下去,秉著成吉思汗的毅力,一定可以峰迴路轉,扭轉乾坤想到解決的方法,法國的作家羅曼‧羅蘭說:「最可怕的敵人,就是沒有堅強的意念。」堅持下去的關鍵就是信念,多看看歷史,了解成功的關鍵,向歷史學習。成吉思汗、織田信長不就是毅力的表現嗎?

Read Full Post »

廣東話講"鬼",一般是貶義,(衰鬼除外!?!!),用途很多:

一) 作隻鬼名出黎,當成是某種人的典型: (現在多數跟日本,叫 XX男或XX女)

1) 懾青鬼  – 即攝石人
2) 吊靴鬼  – 死纏爛打
3) 大头鬼

二) 鬼不是人間物,所以引伸為"非常",如:

1) 鬼火咁靚
2) 鬼咁xx   ( 好像鬼咁非常xx)

二.一) 純綷助語詞, (同廣東粗口用法相近)

1) 麻鬼煩  (麻煩)
2) 哂鬼氣  (浪費心機)
3) 把鬼!

三) 代詞,與"誰"同:

1) 嚇鬼(咩)! (能嚇唬誰?)
2) 搵鬼信   (找誰信?)
3) 鬼睬你 (誰理你?)
4) 鬼叫你/我/他 xxx

四) 作為靈異象的解釋:

1) 鬼剃頭
2) 比鬼"擇" (壓)

五) 形容精神狀態

1) 撞鬼(你咩!) –
2) 比鬼迷 –
3) 鬼拍後尾枕 (唔講果句都講埋,招認)
4) 人細鬼大

七) 反差 (多與神一起用,作反角)

1) 人老精、鬼老靈
2) 神又係你,鬼又係你
3) 疑神疑鬼
4) 神憎鬼厭

八) 形容凄厲,古怪的聲音

1) 鬼食泥 – 呻吟聲
2) 鬼"揀2″頸  ( 尖聲像鬼)
3) 鬼剎咁o曹  ( 好像鬼般o曹吵)
九) 其他
1) 鬼劃符  —   形容字寫得超亂
2) 鬼五馬六  — 亂
3) 呃鬼食豆腐
4) 老友鬼鬼
5) 盏鬼
6) 衰鬼…  (男女打情罵肖的妮稱)
7) 鬼佬

Reference:

煎魚博:談廣東話中的「鬼」

百度貼吧:用广东话讲一句带“鬼”字嘅话〔大家嚟补充〕

 

Read Full Post »

一壺普洱

最近柴娃娃去學普洱茶,這種由細飲到大的茶種,和茶怪至愛的威士忌,竟然頗多共通點,學問多多。

雲南的茶商,自古便靠賣普洱茶與西藏經商,換取馬匹,再賣去中原。賣茶和走私,都是發大達的生意。

傳統的普洱茶都是生茶,要經常擺放去發酵,一般愈舊愈香,也賣得愈貴,沒有陳化過十年以上的話,味道古怪,不宜入口,一般陳化到20年左右,味道才穩定下來,開始好飲。因此,普洱的製茶方法需然較簡單,但回本期很長。

六七十年代,由於物資短缺,存貨快速賣光,而現有的普洱餅難以滿足需求,於是有人發明了渥堆法,使普洱茶快速陳化,一生產便可以沖泡飲用,無需擺舊,解決了產量和回本期的問題。這種速成的普洱熟茶,就是我們在茶樓常常喝到的,茶色極深的普洱。

熟茶的味道,十分穩定,泡泡都差不多,湯色較深。

自然陳化的普洱生茶,味道複雜,且每泡不同,更會隨著擺放的年份不停變化,和熟茶是兩個層次。

試了七八十年代的普洱,味道幽遠,有些帶棗味,都是以前未試過的味道,殊不俗。

喝超過五十年的中古普洱,很勁,一口下肚,立時感到一道勁沖上腦,眼濕、雙手發暖,少許暈眩,到第5泡仍然如此,感覺前所未有,老師說是古茶特有的"茶氣",見識了。

價錢嘛,普洱則算豐儉由人。比較好的三十年生茶,一餅取價萬元以上,約450元沖一次 (10泡左右吧) ,嫌貴?2/3千元買餅廿X年茶,擺幾年再飲,又得。

至於那非常勁的五十年茶…  要成七萬銀一餅…盛惠2千元一壺。

呢個價錢,我情願買幾隻頂級西班牙火腿,慢慢吃了!

Read Full Post »

廣州撐粵行動短片

多謝有心人仕轉載. 請將薪火傳揚開去
無線報導
亞視報導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